当前位置:主页 > 幸运赛车开奖结果走势图 >

潮艺术 悠闲假日 度个艺术假

  夏季似乎总是适合度假的。每逢7至8月,几乎所有的欧洲人都会切换一种生活模式,前往自家的summer house,享受一年中最悠闲的悠长假期。法国的阿维尼翁戏剧节和英国的爱丁堡国际艺术节分别于7、8月登场,充实了全球各地居民的夏日时光,如今,每年亦有大批中国玩咖慕名前往。而在亚洲,始终引领前沿观念的台北艺术节一期一会,从夏天走到秋天,以独特的策展理念让我们重新审视这座陌生又熟悉的台北城。

  位于法国东南部沃克吕兹省的阿维尼翁曾是14世纪罗马教皇的居所,如今,由西蒙德·马蒂尼和马泰奥·焦瓦内蒂设计的罗马教皇宫已是位列世界遗产之林的阿维尼翁古城中最为璀璨的明珠,吸引大批游客流连忘返。若因旅行造访法国,无论是前往海港城市马赛还是浪漫之都普罗旺斯,阿维尼翁都是必经重镇,除教皇宫外,位于罗讷河上的著名断桥圣贝内泽桥、距离阿维尼翁城欧铁仅仅半小时的阿尔勒都是南部之旅中不可错过的打卡地,后者更是美术老饕们心中的圣地,文森特·梵高曾在此创作包括《星月夜》《夜间咖啡馆》在内的多幅名画,当地的美术馆亦常有精彩的美术及摄影展览。

  由法国戏剧导演让·维拉尔创办于1947年的阿维尼翁戏剧节是贴在阿维尼翁身上的荣耀标签,每年七月,全球顶级艺术家汇聚于此,用一批震惊世界的新作为古城赋予新的活力。1966年,阿维尼翁OFF戏剧节在主单元之外应运而生,开放给所有热爱戏剧的人,OFF戏剧节无内容、形式限制,每日全城千余场的演出,为今天的阿维尼翁戏剧节增添了无与伦比的节日气氛。

  本年度阿维尼翁IN戏剧节的总监仍由去年操盘戏剧节的法国著名导演Olivier Py担任,主题为“奥德赛,一个当代的、复调的奥德赛”,预指希望与活力,也暗含对世界(尤其是欧洲)现存问题及未来发展的焦虑。大胆非常的阿维尼翁IN戏剧节总是出其不意,今年的受邀艺术家中,有33位此前从未在戏剧节亮相,占全部艺术家数量的2/3,中国著名导演孟京辉2018年首演于乌镇戏剧节的《茶馆》和中国当代舞蹈剧场艺术家文慧与捷克艺术家Jana Svobodova共同创作的《普通人》均在受邀之列——这也是阿维尼翁IN戏剧节73年历程中,首次出现中国艺术家的身影。

  阿维尼翁戏剧节贯穿整个7月,饕餮盛宴让即便是未能抢到IN单元票的来访者都收获颇丰,平日沉寂的咖啡馆、酒吧、书店等空间相继变成小型剧场,演出剧目海报贴遍熙攘街巷,碰运气选节目也不是件坏事,总有人能在城中为某些艺术家团体一见倾心。在去年的阿维尼翁戏剧节中,我每日疯狂赶场,看过法国当红新锐Julien Gosselin的10小时“马拉松”《玩家/毛二/名人》,疲惫与激动混杂,竟又与朋友钻进街边的小酒吧聊了好久;得遇四年一届的世界杯,在两场戏之间见证法国阔别20年后重新捧起大力神杯,共和国大街国旗招展,满街都是化在空气里的啤酒花;几乎每天都因排队、转票、拼桌而认识新的朋友,然后特别单纯地聊起近期看的戏、附近好吃的馆子、在当地经历的见闻,分别的时候甚至不知道对方的名字……人声鼎沸的戏剧节充满诸如此类的奇幻时刻,去年我在法国遇到一位中国留学生,她已经是第四年前往阿维尼翁在剧场担任中文翻译工作了,她对我说:“阿维尼翁就是有这样的魔力,只要来过一次,就想要一年又一年地再来。”

  与连英文字幕都没有、致力于服务法国观众的阿维尼翁戏剧节相比,更多元的爱丁堡国际艺术节则拥有更友好的打开方式。如果说阿维尼翁是先锋前沿的聚集地,那么爱丁堡无疑是顶级大型艺术节初体验的不二之选。

  地处苏格兰中部福斯湾南岸的爱丁堡是目前英国仅次于伦敦的第二大旅游城市,古城历史悠久,闻名世界的国际艺术节也颇具浓厚的英伦风情。爱丁堡国际艺术节将大面积舞台留给歌剧、舞蹈、音乐会,观众可以无障碍地沉浸在艺术世界里。当然,爱丁堡国际艺术节的戏剧演出部分阵容相当豪华,翻阅今年的节目单,即便是资深艺术节观众也会陷入选择困难的焦虑。

  由“万磁王”伊恩·麦克莱恩出演的《伊恩·麦克莱恩在舞台上》是今年艺术节舞台上炙手可热的最重磅“大戏”。即将迎来80岁生日爵爷将在爱丁堡完成4场特别的纪念演出,地址选定在他50年前曾首次在爱丁堡演出的剧场Edinburgh’s Assembly Hall,极具纪念意义。从托尔金的甘道夫,到莎士比亚笔下的人物,爵爷的这次演出将从他最喜爱的角色中汲取灵感,并唤醒他对于自己的人生、事业的回忆。在我看来,这将是伊恩送给爱丁堡观众们的礼物。遥想去年爵爷追地铁拉伤大腿肌肉后不得不取消演出,在《李尔王》演出现场与观众聊天,我们终于不用再羡慕当时的观众,因为在今年的爱丁堡,伊恩·麦克莱恩将与我们共享他重要的人生时刻。

  瑞士著名导演Milo Rau将携去年亮相阿维尼翁IN戏剧节的作品《复排上演:戏剧史(1)》造访本届爱丁堡国际艺术节,作品关于发生在比利时的一桩骇人听闻的同性恋虐杀案,以“调查剧场”的形式呈现,在剧中,创作者既复盘了Jarfi的残酷谋杀,也探讨了悲剧的起源。该剧由6位专业演员与6位非专业演员共同演出,结合提前录制好的影像、现场即时影像、演员表演,与2017年曾演于柏林戏剧节的《轻松五章》一样,创作者将现场情境设置在一个选角现场,谋杀案的细节被次第展开。什么是暴力?剧场能承载暴力吗?——在我看来,这是作品关注的一个焦点。

  爱丁堡艺术节今年的歌剧节目《叶甫盖尼·奥涅金》剧照 摄影:Iko Freese

  由比利时戏剧大师Ivo van hove掌舵的阿姆斯特丹国际剧院今年将为爱丁堡送来《俄狄浦斯》,尽管这并不是Ivo本人的作品,但非常擅长经典剧作重新排演的英国导演Robert Icke也足够令人期待。Robert Icke版《俄狄浦斯》将倒计时钟表放在舞台上,观众所经历的2小时就是剧中人所经历的2小时。在剧中,索福克勒斯由古希腊英雄变成今天纵横世界的政治巨人——这实在是令人难以不联想到Ivo van Hove的经典作品《罗马悲剧》。

  后现代舞蹈的领军人物Trisha Brown今年将在举世闻名的当代雕塑公园及艺术画廊Jupiter Artland完成沉浸式户外舞蹈作品《在平原》,该作势必会带来令人惊叹的视觉体验。事实上,Brown一直都在突破舞蹈自身的限制,而且走得很远,绝对可以称得上是天才型舞蹈大师。比如,早在1974年,她就已经做出水面浮游型兼具装置与表演性质的作品了。

  以上四部顶级艺术家作品仅仅是今年爱丁堡国际艺术节的冰山一角,对比来看,7月的阿维尼翁在今年选择推出新人,而8月的爱丁堡则大师云集,这是一次火药味十足的正面交锋,而若宏观来看,世界一线艺术家均站在欧洲之巅,向全球观众敞开大门,以剧场为载体,形成可观的交流与碰撞。

  去年起,台北艺术节的艺术总监由来自新加坡的策展人邓富权担任,他曾长居泰国曼谷,因接任台北艺术节策展人而移居台北,是当今难得具备亚洲全局视野的剧场工作者。

  邓富权的策展习惯是通过自身对当地的观察与接触取得第一手体验,再以此根基作为发展概念,最终回归到“是什么造就了这个城市与居民?”的命题。因为有着这样的出发点,他希望设计出来的艺术节是一个更具公众参与度的活动,而不单是节目汇演的平台,让它是真正属于社会大众的“台北”艺术节。

  正因此,去年的台北艺术节中,我们欣喜地看到驻演节目《遥感城市(台北版)》再次一票难求。该剧由德国记录剧场团体“里米尼记录”打造,以探秘的方式发掘城市的另一个侧面,去年,《遥感城市》在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的引进下推出上海版,与之相比,台北版在多年打磨下血肉丰满,观众得以在对一个接一个命题的思考之下重新认识熟悉的城市,发现独特的生存意义;法国著名编舞家杰宏·贝尔去年携新作《欢聚今宵》于中山纪念堂中正听演出,作品秉承贝尔的一贯特色,为平民赋权,让各异身体在舞台上展现,回到“舞蹈”这门艺术的原点,真正打造出快乐至极的民众剧场;台湾本土创作团体“明日和合”则在去年的艺术节期间大胆尝试“议会戏剧”,将诸多社会议题放诸剧场,进行讨论,在不规则场域中,观众需要了解“演员”们发言的内容并投票表决通过那一项提议,演出导向的最终结果反映出每场观众的不同回馈;日本艺术家藤原力等人集体创作的《岛屿酒吧》在固定空间中还原了一个酒吧场景,演出仅半小时,观众与演员对面而坐,分享一个主题——每个人欣赏到的演出都是不同的,品尝鸡尾酒的同时,观众的故事也成为演出的重要部分。

  除主单元演出外,台北艺穗节也同期于台北举办,各类小剧场节目在台北各个剧场上演,与此同时,工作坊、论坛、放映活动充实起八月底的台北,表演艺术成为台北的城市底色,潜藏于忙碌的表象之下。

  夏季是一年中最美的季节,去哪里都是对的,热烈的狂欢气氛引导我们走入人群、走近艺术家。从今年夏天开始,去艺术节吧!那里有最新鲜的血液,让我们感到生活是真实地活着的。

  文字: 安妮 编辑:Gloria 题图:胡波 图片:安妮、组委会等提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